颖子_Verona

叶中心通吃。

【全职高手/伞修】一个全职伞修的九州paro段子

太阳照在绿墙山:

*只是段子,没有下文!

*九州背景,血腥暴力场景有。

 

多年后权倾嘉王朝的大将军叶修再也不会对身边人提起当年旧事。他在寂寥的太清宫或是冷清的大将军府里懒散地踱着步子,吹一管老旧的箫,可那些云中城里随岁月风云湮没的年少时光是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十五岁的时候云中叶氏嫡系只有两个孩子,叶修和他的双胞胎弟弟叶秋。所有人都知道叶秋是名将之血的继承者,那么优秀又有担当的孩子,比他离经叛道游手好闲的哥哥强得太多。叶修因此乐得清闲,成日里在市井中厮混,看得叶家长辈更恨他不成器,也懒得在他身上多下功夫了。

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被任何人看好的可有可无的叶氏后人,却在一个乌云遮月的晚上被人下了迷药从叶家劫走了。

他在一个乌烟瘴气的密室里醒来,耳边是男人粗鲁的叫骂声,混合着食物变质气味和血腥味的空气一个劲地往他鼻子里钻。他被蒙住双眼绑住手脚,想来劫持他的人并不知道他醒了,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近处说:

“他奶奶的,搞错人了,这小子不是叶秋!”

另一个男人在稍远处说:“叶家不肯答应我们的条件?那就撕票吧,左右也不过是个小鬼,叶家也不缺他这一个。”

“杀就杀,留着也是个麻烦。谁来动手?”

“我来!”

叶修在心里打了个寒颤,听见拔刀的声音和逼近的脚步,知道他们这不是在吓唬人,自己只怕凶多吉少。

这算什么呢,被误认做弟弟,又被家族所弃,就这样死在一伙无名之辈手里。云中叶氏,名将之血,多么高贵的血脉,也不过就是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。

那人在他面前站定,“哎,这小子的命还真不值钱,咱这次可算是做了个赔本买卖。”

“可不是么!哪想到竟然抓错了人!”

“叶家倒也狠得下心,再怎么说也是嫡子。”

“那谁知道呢,反正他们不肯赎人,难道我们还要把这小子送回去不成?”

“嘿!就是送回去也只能是尸首了!老三,动手吧!”

“好嘞!”

那人举刀,叶修即使看不见也能想象出正在发生的事。廉价的长刀,不入流的劫匪,毫无价值的死亡,这就是他的结局。

只是不甘心,就这样枉死在这里。

不想死。

不想死啊!

 

有声音在耳边咆哮。他下意识地挥手,挣脱了绳索,视线依然被遮挡,但他仅凭声音就能判断出对方的行动,一拳击出正打在对方胸口。

“妈的!这小子——”

“大家上!”

拔刀拔剑声,脚步声与嘶吼声,叶修在一片黑暗的世界中身体几乎不受控制地做出应对,耳边的咆哮更近了,多年以后他才知道,那是自己血脉中奔流的毒。

兵刃砍在身上却混不觉得痛。他拼命地反抗,可终究寡不敌众,被人一脚踹进角落里。

这一下子五脏六腑都绞成一团,他勉强恢复了些许神智,可惜已经晚了。

他扯下蒙眼的黑布,扬起的刀就在面前。

然后他看到了有生以来最可怕的一幕。

那些扑向他的敌人,突然之间身首异处,手臂和腿被齐齐斩断,有些没有立死的倒在地上哀嚎,而在片刻之后他终于看清了这房间里染血的蛛网。

天罗的刀丝。

叶修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炼狱般的景象,刀丝现身不过那么一瞬旋即消失,如同幻象,可他知道只要自己动一动手指,蜘蛛丝就会收紧将自己绞成肉泥。

渐渐的就连哀嚎声都停止了。额上一滴滴汗水顺着淌进眼里,可他紧紧贴着墙壁咬牙与看不见的敌人对峙。

没有胜算……可为什么我还没有死?

 

不知过了多久,从黑暗中走出一个少年来,和叶修差不多年纪,生得很俊秀,明明是走在血泊里,却带着明亮的笑靥。

“你就是叶修?”他收了刀丝,径直走到叶修跟前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叶修点头。

“没死就好。”少年不由分说地把他拉起来,上上下下看了看他的伤势,“看来是没事,那就跟我走吧。——哎,你身上好大的戾气。”

叶修冷冷地看着他。

“我是来救你的,你可别跟我动手啊!”少年笑着架起他的胳膊就要把人带走。

“天罗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。”叶修的嗓子哑了,那声音几乎不像他自己的。

“我们是生意人,当然是为了钱。不过我对你这个人还有点兴趣。我的雇主说你是叶家名将之血的最后一个继承人,没想到这么不能打。”

叶修跟着他跌跌撞撞地往外走。“我不是继承人,我弟弟才是,全云中的人都知道。”

“那是假象,骗你的。而且……”少年顿了顿,“就在几个对时之前,你弟弟被杀了。”

叶修身子一僵,愕然看向他,“不可能——有十几个暗卫每天寸步不离地保护他,怎么可能——”

“这我不知道。”少年耸了耸肩,“我只知道,你如今是名将之血的最后一点直系血脉了。”

“是谁让你来救我的?!”

“唔,是个大金主。我不能透露雇主的身份,不过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。”

两人已经走到屋外,黎明到来前的夜里冷得骇人,天上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叶修打了个哆嗦,看到有人撑伞站在雨中,身后跟着两批北陆种的战马。

“修少主。”撑伞的男人匆匆迎上来,从少年手中接过叶修,“您没事吧?”

叶修看了看他的脸,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。

“抱歉以这种方式见面,”男人伸出右手,拇指上带着一枚铸有鹰徽的指环,“天驱武士团,大荒宗宗主吴雪峰。”

叶修点点头,听到名号后终于想起来了,近几年叶家的确与天驱有些交往,他在叶氏老宅见过这男人。

吴雪峰扶叶修上马,然后招呼那少年过来,“小兄弟,你与修少主同乘,这一路上就拜托了。”

少年欣然答应,轻巧地跃上马背,双手绕过叶修身侧拉住缰绳。

吴雪峰随后上了另一匹马。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快走。”

“去哪里?”

“叶氏即将倾颓,我必须带你离开云中,去淮安,宛州商会的会长陶轩是我的盟友,在那里会安全一些。”然后他便不再答话,径自打马向前。

叶修疑惑地转头看了少年一眼。

少年吹了个口哨。“别看我呀,我只管听雇主的。”

“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天罗山堂,上三家,苏沐秋。”

 

 

*参考的是云中叶氏以非常手段“制造”名将之血的设定,所以看起来和狂血有那么点像

*别问我为什么吴雪峰大大是大荒宗的!界帅是我男神不解释!


评论
热度(64)
©颖子_Verona | Powered by LOFTER